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景新的博客

发展中国论坛(CDF)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国务院批准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现为浙江师范大学农村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区域经济学省重点学科负责人。主要社会兼职:中国农业经济法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农村合作经济管理学会理事,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学术委员,浙江省农业经济学会副会长,浙江中国乡村社会史研究会副会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客座教授,青岛农业大学合作社学院客座教授。曾任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农村工委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助理,海南省经济学会副会长等职。

网易考拉推荐
 
 

浙江省村级集体经济经营方式及结构演变的阶段特征  

2013-05-14 15:3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景新 陈敏 严海淼

     

长期的农村集体经济调查使我们认识到,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水平与区域工业化水平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为了证实或证伪这一感性认识,并深入研究工业化发达期的村级集体经济经营方式、收入水平、结构、走势、区域差异及其在工业化不同阶段的演变,本课题组选择浙江省作为实证研究样本。

村集体经济收入增长速度阶段性特征明显,呈现先快后慢趋势

——省域工业化腾飞阶段是村级集体经济总收入高速增长的阶段

1992年初邓小平的南巡讲话及随后确立的“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推动着已初具规模的浙江工业化加速发展。 1992—1997年是浙江工业化腾飞阶段,也是浙江省村集体经济收入高速增长的阶段,1992—1995年的年均增长速度达到23.7%。其中,1992年和1993年的村集体经济总收入增长是浙江省自改革开放以来最快的两年:1992年比1991年 (20.96亿元)增加了11.9亿元,增长了56.8%,1993年比1992年增长56.5%。从1994年开始,村集体经济总收入增长速度逐渐趋缓。

——省域工业化中期阶段村级集体经济收入增长速度明显回落

1998年和1999年,浙江省村级集体经济总收入增长速度大幅度连续下降,尽管2000年出现两位数增长,但自2001年又开始回落,其中2002年同比增长速度回落到5.5%。

——省域工业化成熟期村级集体经济总收入增速趋于稳定

2003—2010年,除2007年的增长率为20.8%及2008年的增长率为5.3%以外,其余年份基本保持在12%左右,浙江省村级集体总收入增长速度趋于稳定,波动明显减少。

村级集体经济经营方式和收入结构随工业化程度提升而逐渐转变

——省域工业化腾飞阶段,村集体经济的经营方式主要是自办企业、资源发包、管理村域各类企业;收入结构以经营收入、发包及上交、土地征用补偿为主体

工业化腾飞阶段,浙江村域集体、联户、个体和私营工业企业迅猛发展,同时,工业产业集聚又推动了农村中小城镇发展,农村集体土地被大量征用。在这一背景下,村级集体经济组织内生的经营方式表现为自办企业统一经营,村集体资源、资产(厂房和设备)发包以及管理村域的个体、私用及联户企业。与此相关联,村统一经营收入、发包及上交收入(包括村域企业事业上交及统筹、农户承包费及统筹)和土地征用补偿收入等,构成村级集体经济收入主要来源。

1992—1995年间,村集体统一经营和发包及上交收入合计约占总收入的40%左右,其中1992年占44.4%,其余各年都约占37%左右;土地征用补偿最高时(1993年)达到41.5%,其余年份都在33.7%以上。

——省域工业化中期阶段,投资逐渐成为村级集体经济经营方式之一,与村集体经济组织经营管理活动无直接关系的各项收入比例越来越高

1996—2001年,村集体统一经营收入比工业化初期有所上升,但所占比例呈下降趋势,由1996年的19.1%下降到2001年的13.8%。发包及上交收入仍然是村级集体经济收入的主体之一,6年间基本保持在37%左右。随着村集体经济原始资本积累增加,投资经营方式开始出现,在总收入中的比例逐年缓慢增长,由1996年的2.8%提升到2001年的3.7%。其他收入(即与村集体经济组织经营管理活动无直接关系的各项收入)占村集体经济总收入的比例越来越高,其比例一直保持在42%左右。

——省域工业化成熟期,村级集体经济组织的经营能力大幅度提升,发包及上交收入的构成发生了重要变化

调查显示,1992—2004年中的绝大多数年份,村集体统一经营收入占村集体经济中收入的比例始终在15%上下。然而,2005年村集体经济统一经营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提高到29.6%,以后几年保持平稳增长,到2010年,这一比例上升到34.1%。尽管直到工业化成熟期,投资收益占村集体总收入的比例一直不高——始终在3%上下徘徊,但其增长速度是比较迅速的,2003—2010年,年均增长11.3%。这表明,工业化成熟期内,村级集体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得到加强。

浙江省村集体发包及上交收入及其在村集体总收入中的比重都经过了先逐年增长、后逐年下降的过程:工业化初期和中期阶段,资源、资产发包及对村域企业的管理是村级集体经济组织的主要经营方式,其收入绝对量逐年增加;而在工业化成熟期,资源发包及上交收入的绝对量及其在村级集体经济总收入中的比例都出现下降。从发包及上交收入的绝对量来看,1992—2004年,由111396万元增加到 442292万元,2004年达到最高;2005年开始下降,降至 292063万元,2006年继续下降为273045万元。从比例上来看,1992—2004年,村集体发包及上交收入占村集体总收入的比例始终在35%上下变动,2004年达到最高,为41.1%,到 2005年,这一比例陡降至24.2%,之后逐年下降,到2010年下降至14.0%。深入观察发现,村集体发包及上交收入绝对量及其所占比例的上述变化主要由以下三个因素引起:

(1)工业化、城镇化推进以及农村人口增加,使村集体可利用农业自然资源大量减少,从而导致资源发包收入锐减。

(2)集体资产结构发生了重要变化,工业化初期集体资产以基础设施、机器设备为主,村集体发包及上交收入中除了资源发包收入外,还包含村集体企业上交、联户企业上交、向农户和村域企事业单位筹款等,1996年以后村域企业完成了由集体企业向私有和共有私营企业的改制,加上减轻企业负担的限制,造成村集体的发包及上交收入大量减少;工业化成熟期集体资产以房地产(标准厂房、住宅楼、商业楼等)为主,而房地产租赁收入被列入村集体经营收入之中。

(3)“三农”政策重大调整、特别是废止农业税及其附加的影响,2006年1月1日起,承包农户不再上交村集体“三项提留”,从而大幅度减少村集体的发包及上交收入。

农业农村发展支持政策变化对村集体经济收入影响重大

调查显示,国家拨款和上级补助对村集体经济总收入的影响重大。 1992—2004年,国家拨款及上级补助占村集体经济总收入的比例始终不高,最多的1992年和2004年均为6.5%,最少的1994年只有3.8%。这与中央关于财政转移支付的重点向中西部倾斜有关 (浙江属于东部发达地区)。 2004年,胡锦涛总书记作出了“两个趋向”的判断,“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成为国家战略,各种支农惠农政策相继出台,财政对农村各项补贴大量增加。因此,2005年,浙江省村集体获得的各项补助收入占村集体总收入的比例猛增到18.4%;到 2010年,这一比例上升到27.2%。在浙江省的经济欠发达地区,补助收入甚至成为许多村集体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或重要依赖。

(注:本文发表于《中国经济时报》2013年04月24日)

  评论这张
 
阅读(43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