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景新的博客

发展中国论坛(CDF)副主席

 
 
 

日志

 
 
关于我

国务院批准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现为浙江师范大学农村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区域经济学省重点学科负责人。主要社会兼职:中国农业经济法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农村合作经济管理学会理事,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学术委员,浙江省农业经济学会副会长,浙江中国乡村社会史研究会副会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客座教授,青岛农业大学合作社学院客座教授。曾任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农村工委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助理,海南省经济学会副会长等职。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社会科学报》专访浙江师范大学农村研究中心主任王景新  

2011-02-24 19:2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筑广阔学术平台  致力村域经济研究—访浙江师范大学农村研究中心主任王景新  

□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 郭潇雅  

  

        村域经济发展滞后是影响贫困区域经济发展的最重要因素。西部农村分工简单,大部分劳动力集中在种、养业领域;农民组织化程度低,产业化经营刚刚起步;非农产业发展缓慢,大多数无村办企业,少量有集体、私营企业,基本停留在手工业领域和“家庭作坊”阶段。这是制约西部地区发展的根本所在。

  浙江师范大学农村研究中心是于2003年7月成立的专业研究机构。近8年来,该中心在村域经济转型研究方面先后完成三个系列的学术成果:2005年1月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新乡村建设丛书》(五册);2007年10月以来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陆续出版的《浙江典型村落经济社会变迁研究》(七册);2009年以来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陆续出版的《RCC农村研究系列丛书》,其中《农村改革与长江三角洲村域经济转型》、《村落经济转型中的文化冲突与社会分化》和即将出版的《村域发展管理研究》比较集中地反映了村域经济转型研究方面的成果。近日,本报记者走访了该中心,并采访了中心主任王景新教授。

相关链接:http://sspress.cass.cn/paper/17277.htm

筑广阔学术平台  致力村域经济研究——访浙江师范大学农村研究中心主任王景新 - 王景新 - 王景新的博客

 

 

筑广阔学术平台  致力村域经济研究——访浙江师范大学农村研究中心主任王景新 - 王景新 - 王景新的博客

  

倡导村域概念  关注村域经济研究

 

记者:浙江师范大学农村研究中心针对村落研究有何特点?最近有何新的研究成果?

王景新:首先,我们明确提出,用“村域”概念替代历史上的“村落”概念,或者只在行政村意义使用“村落”概念。因为新中国60多年来,农村基层经历了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重构“乡政村治”格局等组织化的过程,传统自然村落不再具有组织生产、分配核算和社会管理等方面的功能;而且,逐渐富裕起来的农民追求舒适环境,建造独体式别墅型住所,农村居落布局摆脱了村落的束缚,沿公路、山林、水系、集镇散开,自然村落的边界更加模糊,已经失去了作为经济社会的一个单元来研究的价值。与此相反,行政村的权利越来越集中,边界越来越清晰,村组集体资源、资产和资金的产权归属泾渭分明,成员的权利义务清楚、归属感强烈;村民自治、土地等资源配置与组合、组织生产、收入核算与分配、公共服务和福利等,都以行政村为独立单元,不同村域的经济运行自成体系且呈多样性、差异化的发展趋势。一切迹象都表明:尽管行政村不是一个完整的经济地理单元,但它却构成了以行政村为边界的地域经济共同体,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经济单元和自治单元。村域经济客观存在着、运行着。村域经济研究不仅是区域经济学的新拓展,也是中国转型经济研究和农村经济研究的具体化。

其次,我们自觉地把“行政村域的经济主体、经济活动、经济关系及其规律的研究”,作为一门新兴的边缘交叉学科来认真对待,将其作为区域经济学、转型经济学的微观领域,农村经济学基本单元的来研究。村落研究由来已久,经济学、社会学人类学、历史学等各学科的村落研究几乎都涉及了“村落经济”。但是,区域经济学和转型经济学的研究都比较宏观,不太关注村域这个层面;农村经济和“三农”问题研究,也有坐而论道、脱离村域经济实际的倾向。与实力雄厚的大院大所比较,我们宁愿选择大家不太关注的村域经济作为长期的研究对象,坚持把“国民经济发展的地域组织规律” 和“三农”问题下沉到村域层面来研究。从而形成了包括“村域经济主体、村域经济类型和特点、村域经济结构及其动态分化、村域经济资源、村域产权制度安排及运行机制、村域产业的参与和组织模式、村域经济外部环境和内部响应机制、村落精英或创业农民培育、村域经济自主发展能力、不同资源禀赋和不同经济条件下的村域经济转型发展比较等在内的比较系统的研究框架和方法。

再次,我们特别关注村域经济转型发展研究。目前我国约有60多万个行政村,这是我国农业的“产业园区”和发展现代农业的主阵地,是推进新农村建设的载体,是农民的生活家园。村域转型发展不仅决定着中国农业现代化水平和综合生产能力,而且关系到村级组织运转效率、农村社区建设和公共服务水平,也影响着农民增收和生活质量的提高。村域经济转型是国家和地域经济转型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今时代,村域经济转型处在一个关键时期,因此,我们把村域经济的研究重点放在村域经济转型发展研究上。

浙江师大农村研究中心成立近8年来,关于村域经济转型的研究,先后形成了三个系列:2005年1月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新乡村建设丛书》(五本);2007年10月以来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陆续出版的《浙江典型村落经济社会变迁研究》(七本);2009年来中国社会科学出版陆续出版的《RCC农村研究系列丛书》,其中《农村改革与长江三角洲村域经济转型》、《村落经济转型中的文化冲突与社会分化》和即将出版的《村域发展管理研究》比较集中地反映了村域经济转型研究方面成果。

 

记忆乡村、解读乡村、服务乡村

 

记者:贵中心几年来构建了一支具有较强实力的研究团队和人才梯队,您作为学术带头人,请问是以怎样的学术和管理理念来打造这支研究队伍的?

王景新:我们确实形成了一个团队,但竞争实力还不强。高校虽然人才济济,但组建真正的学术团队确有很大困难。因为科学研究的独立性较强、十分注重个体的主动性和创造性,因此,我们见到的多数科研人员是“独行侠”;但科学研究又特别强调多学科参与、合作攻关,必须组成团队,于是在高校内以导师为核心、以“弟子”为成员的“学术群体”比比皆是,但我认为这还不是真正的学术团队。因为导师一言堂和“近亲繁殖”的弊端无法克服。

团队建设需要共同的信念、价值观和精神追求。我们先后凝练出:“自愿、合作、共赢、共担”的团队精神,以及“记忆乡村、解读乡村、服务乡村”的机构宗旨,并且持续开展“新制度经济学与村域经济转型研究学术报告会”,组织团队内外的知名专家、学者报告最新研究成果和基础理论系列讲座,试图“开发中国新制度经济学的乡土资源,构建村域经济转型研究的对话平台,培养有共同规范和价值取向的团体”。

另外,学术带头人应该是心胸开阔、“难得糊涂”的人。依稀记得一份报纸上刊登过这样一句话,“懂人才是大学问,凝聚人才是大本事,使用人才是大智慧”,我很赞赏这一观点。

 

实现“两个转变”  加快村域集体经济发展

 

记者、今年是“十二五”开局之年,您认为“十二五”规划对我国农村的建设发展,提供了怎样的发展机遇?

王景新:关于“十二五”规划为“三农”发展带来新的历史机遇的问题,很多专家、学者及实际部门的同志谈得很多、也很精辟。我不想重复,我只想呼吁:“十二五”期间,应当把“村域经济转型发展”纳入国家“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开创科学发展新局面”的总体战略中。

我个人一直认为,村域经济发展滞后是影响贫困区域经济发展的最重要因素。“东西部差距主要是村域发展差距。西部农村基础设施、农机装备、生产生活条件、村级政治民主建设等都迈上了一个新台阶。但西部农村分工简单,大部劳动力集中在种、养业领域;农民组织化程度低,产业化经营刚刚起步;非农产业发展缓慢,大多数无村办企业,少量集体、私有私营企业,基本停留在手工业领域和“家庭作坊”阶段。这是制约西部地区发展根本所在。如果“十二五”期间要成功地“增强我国区域经济四大板块协调性”,就必须特别关注村域经济的转型发展。

记者:关于推进村域经济转型发展的重要性及其途径等,您有什么具体建议,浙江师范大学农村研究中心将会重点研究哪些方面的问题?

王景新:2008年暑假,我中心与农业部经管总站组成联合课题组,对“村级公益事业投入机制”进行研究,我们选择河北、黑龙江、浙江、云南、新疆五省(区)作为样本,在样本省区的94623个村中,2007年,村集体可分配收入低于1万元极贫村52162村,占55.13%;1-5万元的相对贫困村12090村,占12.78%;5-10万元的9839村,占10.4%。五省区调查另一项结果是,保障村级组织正常运转和保障村域社区最低水平的基本公共服务供给,村均需要8-12万元,这意味着目前我国农村至少有超过70%的村级社区,需要国家财政转移支付才能保障村级组织基本正常运转和保障村级社区最低水平的基本公共服务需求。这种状况如不迅速改变,到2020年,我国怎么实现“全面小康”目标?

我们经研究发现:双层经营体制下,我国村域微观经济主体呈现“三足鼎立”之势;另一项发现是,村域经济转型发展水平取决于农户经济、村组集体经济和新经济体发育成长及经营方式转型程度。村域经济主体相互影响,在这个关系链中,农户经济是基础,村组集体经济是保障,新经济体发育最关键。

——农户经济转型越早(采用先进科技和手段,实现土地集约化经营,极大提高劳动成产率),就越早解放家庭劳动力,越早完成原始积累,越早进入到非农领域创业;

——村域创业农民越多,村域精英成长及新经济体的发育也就越快;

——农户经济和新经济体越活跃,村组集体经济增长就越“源泉涌流”。

——反过来,村组集体经济增强对农户经济及新经济体转型发展具有反作用。村级集体经济组织为村域经济活动提供产前产中产后服务(良种、机耕、排灌、栽培、信息、技术、农资供应、产品流通等)。

农业部经管司的相关数据表明,村级集体经济积累了大量财富(全国1.4万亿元,村均243万元),为村域经济社会发展奠定基础;全国村级集体经济组织(2007年)提取用于扩大再生产和公益事业建设的公积金公益金315亿元,村均10.6万元;用于集体福利、文教卫生等方面的福利费160亿元,村均2.7万元。

因此,我们建议的最核心观点是:按照十七届三中全会《决定》强调的,“家庭经营要向采用先进科技和生产手段的方向转变……着力提高集约化水平;统一经营要向发展农户联合与合作,形成多元化、多层次、多形式经营服务体系的方向转变……着力提高组织化程度”(简称“两个转变”);从逐步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需要出发,加快发展村域集体(含村组集体、新型集体)经济最为紧迫。

新年度,我们将把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有效实现形式研究、统筹城乡发展与城乡一体化进程中村域响应机制研究,农村土地管理制度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及其对策研究,农村资金互助合作组织促进政策及风险防范研究等,作为研究重点。

  评论这张
 
阅读(25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